感谢您在茫茫网海进入到我们的网站,今天有幸能与您分享关于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的有关知识,本文内容较多,还望您能耐心阅读,我们的知识点均来自于互联网的收集整理,不一定完全准确,希望您谨慎辨别信息的真实性,我们就开始介绍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的相关知识点。

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

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

一场盛大的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在我国展览馆拉开帷幕,吸引了众多观众的关注和参观。此次巡展是中阿两国文化交流合作的重要成果,也是中方帮助阿方保护和修复世界文化遗产的具体体现。

这次巡展带来了多件珍贵的阿富汗文物,其中包括来自巴米扬石窟的佛像、来自古代亚历山大大帝的遗迹以及来自卡布尔的古代书法文物等。这些文物不仅形象地展示了阿富汗悠久历史和丰富文化,更是中阿两国友好交往的见证。此次巡展旨在通过文物的展示和解读,让观众了解阿富汗的历史、文化和人民的智慧。

在展览现场,观众们纷纷驻足观赏,被这些文物的精美所折服。一些中小学生更是抱着敬畏之情,认真聆听讲解员的解说。巡展还设置了互动环节,让观众亲身体验古代书法和石刻艺术,增加了参观的趣味性和参与感。

此次巡展的举办,不仅展示了阿富汗文化的瑰宝,也展示了中国在文化保护和交流方面的积极姿态。中方多年来积极参与阿富汗文物保护工作,并提供技术援助和培训,助力阿方保护自己的文化遗产。巡展的成功举办,展示了中阿两国之间文化交流与合作的成果,也再次彰显了中方在文化交流领域的领先地位。

此次展览的成功举办必将促进中阿两国人民之间的交流与合作。期待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能够继续推动中阿两国之间的文化交流,增进两国人民的友谊和理解,为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作出更大的贡献。

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

北京晚报·五色土 | 作者 黄逸 “铜奔马”发现于1969年8月至10月,自1973年4月起,先后在英国、法国、美国等12个国家展出,1984年,被中国国家 旅游 局定为国家 旅游 图形标志。2002年1月18日,“铜奔马”等共计64件(组)珍贵文物被列入《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 “铜奔马”不大,高34.5厘米,长45厘米,宽13.1厘米,重约7.3千克,同时出土了一支铜车马仪仗队,共38匹铜马、1头铜牛、1辆斧车、4辆轺车、3辆辇车、3辆大车、2辆小车、1辆牛车、17个持戟武士俑和28个奴婢俑。在铜车马仪仗队映衬下,“铜奔马”不整齐且突兀,看上去很“不合群”,可正是“铜奔马”,成为今天国人的骄傲。 在“铜奔马”身上,有太多的谜:它的主人是谁?铸于何时?为什么要铸它?它究竟叫什么?它在铜车马仪仗队中起什么作用……凡此种种,学界尚未取得共识。 正面看“铜奔马”,龇牙咧嘴,丑萌文玩准确抓住了它的特征。文似看山不喜平,文创产品尤应多元化,但要警惕这样一种结果:因话题敏感,设计者无力综合各方意见,只好用幽默求同,在普遍不愿深入了解又喜欢依据少量知识来评价的氛围中,“逗人一乐”是没办法的办法。可长此以往,多元可能变成只有“逗乐”这一元。 “丑萌”的铜奔马玩偶 想参与议题,就该先了解。秀立场、抢制高点式的议论谁都会,论出“营养”来,才是真本事。 郭沫若慧眼识“铜奔马” 1969年8月,甘肃武威新鲜人民公社新鲜大队第13生产队在雷祖台南壁漫道东北结合部开挖防空洞。9月10日上午,意外发现古墓,村民涌入,将墓中尸骨踢出地道,并哄抢古钱、铜器、陶器等。9月15日,队干部组织村民再度进入,将墓中铺地的20厘米厚铜钱用架子车运出,倒在附近,任由儿童捡拾,有的被卖到废品站。 大队领导得知后,通知县文化馆监控现场、追查遗失文物,并将存放在生产队的铜车、铜马等集中到武威文庙大殿。1970年8月,部分文物被送到省博物馆。 据郭沫若的秘书王廷芳回忆,1971年,郭沫若陪西哈努克访问甘肃等地,公务繁忙,郭老坚持去参观甘肃省博物馆,在一大堆青铜器文物中,他一眼就看见“铜奔马”,连声说:“太太美了,真有气魄。” 郭老解释说:“我到过很多国家,看到过很多马的雕像和骑士骑在马上的雕像,那些雕像最古的也只有几百年,从未见过超过一千年的。而我们的祖先,却在将近两千年前就制造出这样生动绝妙的铜像,无论从艺术构思的巧妙、工艺技术水平的高超,还是从结构力学角度来说,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水平,是我们民族的骄傲。” 回京后,郭老联系国家文物局局长王冶秋,并向周恩来总理汇报,调“铜奔马”来京展览。此时“铜奔马”头尾的几绺鬃毛已脱落,颈部有数个约1平方厘米大小的洞。 经故宫博物院青铜器修复专家赵振茂先生修复,1973年4月,“铜奔马”到国外巡展,吸引了超400万名观众。“铜奔马”遂轰动世界。 铜奔马,甘肃省博物馆藏 诞生年代各有证据 名称难定,“铜奔马”的诞生年代也难定。 在“铜奔马”的介绍中,一般写为“制造于东汉”,有证据支持这一判断,也有证据不支持这一判断。 支持方的证据是:“铜奔马”头顶上有一绺鬃毛,像角一样立在头顶。学者王古今指出,“这种造型主要集中于汉代的画像砖、画像石,以及少量的浮雕、圆雕中,很明显,它是在汉代突然出现的”。此前、此后皆不见。 王古今先生认为,此造型来自犍陀罗文化。犍陀罗国是公元前6世纪便已存在的南亚次大陆国家,占据今阿富汗等地,亚历山大大帝东征时,将其并入帝国。亚历山大猝死后,手下部将在此割据数百年,贵族均是古希腊人。犍陀罗融汇古希腊文明、古印度文明和古中华文明,早期传入中原的佛经都是犍陀罗文,犍陀罗的雕塑艺术对中原影响深远。 在犍陀罗文明重要遗存——斯瓦特的塞杜沙里夫一号遗址中,出土浮雕残板上的马头鬃毛也是系起来的,和“铜奔马”一致,“铜奔马”同时出土的铜车马仪仗队的马头鬃毛亦如此。 有学者认为,那是鋄(音如万,意为马冠),马冠是青铜铸成,多镂刻为兽面状,装饰在马头上,周代唯王、后或诸侯的挽马可戴马冠,春秋后减少,但鋄多方板形,与“铜奔马”不一致。 还有一个支持证据,即铜车马仪仗队的铜马中,有“张掖长”“左骑千人”等铭文,这是东汉才有的官职。 不支持证据则是,“铜奔马”同墓出土铜钱2万多枚,其中有小型五铢钱,直径仅1.6厘米,出自三国早期,在魏晋窖藏中常见。 “铜奔马”不知该叫啥 “铜奔马”誉满天下,但定名颇难,计有“马踏龙雀”“天马伴金乌”“马踏飞隼”“飞廉铜马”“飞燕骝”“天马”等十余种说法。 “铜奔马”三蹄腾空,一蹄踩燕状鸟。用鸟形容马快,周代已如此,周穆王八骏之一即“翻羽”,但“铜奔马”踏的鸟形象模糊,难以识别。 一说是“龙雀”。龙雀是凤的一种,幼年龙雀似普通水鸟,成年后展翼可蔽日月,一飞便不再落地。 一说是乌鸦(金乌)。古人视乌鸦为太阳神,用马踏它,隐喻逝者飞升成仙。自商代起,中国便有车马随葬制度,汉元帝(公元前33年去世)后改用绘画、模型,“铜奔马”可能就是车马随葬的替代品。 一说是飞廉。飞廉是风神,鸟形,是南方崇凤部落群的图腾之一,而马被视为龙族,则“马踏飞廉”相当于汉代的龙凤呈祥。史料中飞廉雀头(有角)、鹿身、蛇尾、豹文,与“铜奔马”被踏物迥异。 一说是隼。“铜奔马”脚下的鸟非剪尾,显然不是燕子,从尾羽看,倒很像隼,隼的飞行速度快,被马踏,更凸显马的速度。 有学者认为,《西京杂记》中称:“(汉)文帝自代还,有良马九匹,一名飞燕骝”,“铜奔马”是后人对名马“飞燕骝”的想象。 有学者认为这是相马术的教学工具,相马术依据马的外形判断优劣,出土的汉代帛书《相马经》称马的速度时,有“袭乌”“逮乌鸦”之说。“铜奔马”的造型与《元亨疗马集》(明代兽医著作,俗称《牛马经》)中的骏马极似(脚下无踏物),此造型被认为是良马标志。 墓主竟差点杀了曹操? 《后汉书》称:“中二千石殁后,赐墓葬铺地钱二万。”从墓中铜钱数量看,知墓主是官秩二千石的将军,且出土陶碗上刻有“张家奴字益宗”等字样,则墓主应姓张,但从东汉末到西晋永宁初,武威的张姓高官寥寥。 一度认为是张江墓。张江曾任武威太守,后被封为南阳折侯,改姓折。可铜马铭文上有“冀张君骑一匹”字样,“冀”是东汉冀县,今甘肃甘谷县,而张江是雒县(今属四川省广汉市)人。张江活跃于西汉末,他的墓里怎会有三国前期的铜钱? 有学者认为,墓主人是大名鼎鼎的张绣。 张绣是甘肃人,东汉末年割据宛城(今属河南南阳),一度投降曹操,曹操纳张绣父亲遗孀为妾,见其不满,密谋剪除,被张绣所知,率先谋反,差点杀死曹操,曹操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猛将典韦均死于是。后张绣再度降曹,在官渡之战中立功,受封“破羌将军”,在“铜奔马”墓中,恰好发现一枚印章,略可识别“破羌”二字。 学者单继刚综合辛敏等学者的研究成果,认为墓主也可能是前凉四代祖张骏。 晋代衣冠南渡,北方张氏割据凉州,对晋室称臣,是北方士族最大聚居地。张骏“尽有陇西之地,士马强盛”,三次受晋“大将军”封号。他生前极尽奢华,死后墓穴被盗,“得真珠帘箔、云母屏风、琉璃榼、白玉樽、受三升、赤玉箫、紫玉笛、珊瑚鞭、玛瑙钟、黄金勒”等。可能好东西太多,掘墓者忽略了“铜奔马”,今墓中有盗洞,契合史料记载。 “铜奔马”的主人是张绣,还是张骏,暂难定论。 与汉代重视马政相关 中原自古有马神信仰,或与周代兴于西方有关。《周礼》记:“春祭马祖,执驹;夏祭先牧,颁马政牧;秋祭马社,藏仆;冬祭马步,献马。”意思是春天祭马祖,即天驷星、房星。夏天祭先牧,先牧即始养马者。秋祭马社,马社即始乘马者。《世本》云:“相土作乖马。”相土是殷人始祖,即马社。冬祭马步,马步神为马之灾神,祭之以祛马病。 “铜奔马”应与汉代高度重视马政直接相关。 西汉长期受匈奴侵扰,《史记·平准书》称:“天子为伐胡,盛养马,马之来食长安者数万匹。”西汉养马机构由太仆主管,太仆位列九卿,足见重视。 为保障军费,汉代延续秦朝政策,赋税分开,即“税以足食,赋以足兵”。汉代的赋共三项,即人头税(口钱、算赋)、更赋(成年男子的代役金)、家庭资产赋。口钱是未成年者(3至15岁,汉元帝时改成7至15岁)的人头税。每人23钱,20钱“供养天子”,3钱“补车骑马”,专门用来养马,又叫马口钱。算赋则“民年十五以上至五十六出赋钱”,每人120钱,为“治库兵车马”。 有经费保证,西汉曾在边郡养马30万匹,且引入西域良种,与本土马杂交。 学者周本雄发现,秦朝之前基本是蒙古马,肩高六七尺左右(合今140厘米上下),殷墟妇好墓的玉马、陕西李家村的西周青铜驹、秦始皇陵侧的陶马都是头大、颈粗、躯长、四肢短壮。到了汉代,马的头部突然变小,颈部细长而有力,胸廓发达且躯干短壮。 “铜奔马”近似西域马,它保留了“重马时代”的集体记忆。 有个性才传久远 “铜奔马”体型像西域“天马”,但学者单继刚指出,它肌肉更厚实、身躯更粗壮,既有西域马的速度,又有蒙古马的力量,应是二者杂交的岔口驿马,“代表着中国古代育马的最高成就”。 其实,“铜奔马”并不是在奔跑,它采用的是对侧步,这种步伐速度不快,实测岔口驿马,正常步跑1200米用1分53.7秒,对侧步跑仅2分19.9秒。 岔口驿马有“走对侧步的遗传稳定性。马驹生下来,自然会走这种步伐,当地百姓称之为‘胎里走’”,骑上它后,“人不是上下颠簸的,人是左右摇摆的”,有“骑马走路如睡觉”之说,非常适合骑乘。 “铜奔马”靠单足支撑,铜质软,时间长了会不会变形?用现代X光透视发现,古人对此早有考虑——在铜奔马的腿中预先置入了铁骨,铁的熔点是1539 ,青铜只有1084.62 ,先放入铁骨,浇青铜时,只要控制好温度,铁骨就不会熔化,巧妙地提高了支撑力。 “铜奔马”的腹部是空的,修复前,原有泥土,致其只能卧置,掏空后才可站立,古人掌控重心的技术,竟妙到毫颠。 铜奔马出行仪仗队,北晚新视觉供图 与“铜奔马”相比,铜车马仪仗队虽整齐却粗糙,铜马分两批铸造,第一批的30匹的工艺还算严谨,第二批的8匹则明显粗劣,二者远远无法与“铜奔马”的艺术性相提并论。 直到学者仍感到好奇:“铜奔马”与整个仪仗队根本配不到一起,为什么要铸造它呢?这恰好说明,艺术需要个性,有个性的东西才能流传下去,才能成为民族的骄傲。鼓励创造、保护个性,“铜奔马”成功之理在今天仍有参考价值。(作者:黄逸 责编:沈沣)

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时间

新疆塔里木的干尸“小河公主”流传甚广,小河墓地的发掘也曾被评为2004年度“中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然而“小河公主”到底是哪里人却一直是考古谜团。

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和李文瑛在一篇文章中曾如此描述:从外观看,小河墓地是一座椭圆形的沙山,高出地表7米余,长74、宽35米。沙山表面密密丛丛矗立胡杨木柱百余根,远远望去,犹如沙海中的一区丛林。

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为原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李文瑛当时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现任所长。他们所描述的小河墓地最早发现于上世纪三十年代,2000年后被再度探寻,最终引起国内外学术界的广泛关注。

包括在塔里木盆地在内的新疆发现的这些史前干尸,留给外界的谜团颇多。尤其是他们酷似白人的外表特征、毡制和编织的羊毛服装,以及可观察到的农业畜牧经济,包括牛、羊、小麦、大麦、小米,甚至是开菲尔(Kefir)奶酪,诸多的“西方”元素让科学家们长期以来对其神秘起源感到困惑。

北京时间10月27日23时,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在线发表了由中德美韩四国团队组成的合作团队完成的研究,题为《青铜时代塔里木盆地干尸的基因组起源》(The genomic origins of the Bronze Age Tarim Basin mummies)。研究的通讯作者之一为吉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崔银秋,李文瑛也是此项研究的作者。研究团队分析了18具干尸的基因组DNA:13具来自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小河文化,可追溯至青铜时代中期(大约公元前2100-前1700年),5具来自新疆北部准噶尔盆地,可追溯至青铜时代早期(公元前3000-前2800年),这是首次对新疆地区史前人口进行基因组规模研究。研究团队在论文中也提到,这些个体代表了该地区迄今为止挖掘出的最早的人类遗骸。

全基因组分析显示,塔里木盆地发现的这些青铜时代干尸属于一支遗传上独立的本地人群。他们并不是外来者,而是曾经广泛分布的更新世群体的直系后代,而这些群体在上个冰河世纪末期基本消失了。这一群体被称为古代北欧亚混血人(ANE),在当今人口的基因组中只存活了一小部分。

这些发现否定了此前的种种假设,即这些干尸来自从现今西伯利亚、阿富汗北部或中亚山区迁徙而来的人群后代。《自然》还同期发表了由纳扎尔巴耶夫大学人类学和社会学系的Paula N. Doumani Dupuy撰写的新闻与观点文章中,Dupuy进一步探讨了本文的关键发现,及其对亚洲内陆史前史的意义。她认为,研究团队“回答了小河文化的遗传起源。现在要靠学者们努力合作,进一步解释界定了亚洲内陆青铜时代的动态及多样化的文化交流模式”。

东西文化交汇

亚欧重要枢纽

新疆作为丝绸之路的一部分,地处东西方文化的交汇处,长期以来一直是亚欧各国人民、文化、农业、语言交流的重要枢纽。东西走向的天山山脉横贯新疆的东西,分隔出了地理上的北疆和南疆。北疆有准噶尔盆地,南疆则包括塔里木盆地。

研究团队在论文中写道,北疆的准噶尔盆地的中央是古尔班通古特沙漠(Gurbantünggüt),它的周围是大片草原,传统上居住着游牧民族。南疆的塔里木盆地是一个干燥的内海,现在形成了塔克拉玛干沙漠。虽然大部分地区不适宜居住,但塔里木盆地也有小绿洲和河流,这些是由周围高山融化的冰川和积雪形成的。

相比古埃及精心制作的木乃伊,新疆的干尸均是自然形成。一位考古领域的专家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新疆的干尸很多,各个时期的都有,主要是气候干燥造成的。”

论文提到,在塔里木盆地各处发现的干尸中,最早的是古墓沟墓地(公元前2135-前1939年)、小河墓地(公元前1884-前1736年)和北方墓地(公元前1785-前1664年)墓葬底层发现的干尸。这些和相关的青铜器时代遗址基于其共同的物质文化被归类到小河考古范围内。小河墓地俯瞰图。图片来自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李文瑛

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李文瑛等人早期执笔撰写的《新疆罗布泊小河墓地2003年发掘简报》中描述到,小河墓地位于罗布泊地区孔雀河下游河谷以南约60公里的荒漠之中,东距楼兰故城约102公里,西南距阿拉干36公里。

1934年,瑞典考古学家贝格曼在当地向导——70多岁的罗布泊猎人奥尔得克的引导下,在沙海中苦苦寻觅了数十天,最终如愿找到当时民间传说中的有“一千口棺材”的墓地,即我们今天所说的“小河墓地”,并首次在此处发掘墓葬12座。

贝格曼离去之后,60余年间,小河墓地深藏在罗布泊荒漠一隅,无后继者能够抵达。2002年底,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开始了小河墓地的调查工作,并且试掘4座墓葬。2003年12月,小河墓地全面发掘开始,至2004年3月,共发掘墓葬33座。2004年9月至2005年3月,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合作,发掘墓葬130座,最终完成对整个墓地的发掘,小河墓地共发掘墓葬167座,出土文物数以千计。

小河墓葬的埋葬很有特点,不同于亚洲内陆任何其他类型的埋葬习俗。每个墓都有一个立木,形成了一个像干枯的胡杨林一样的景象。墓葬是一个个牛皮包裹着的棺材,有的悬挂着牛头,有的随葬有牛头。揭开牛皮以后,就是一块一块的小盖板盖在上面,去掉小盖板,里面的尸体就暴露出来了。棺材是简单的两个侧板,前后挡头挡尾,这样正好把它铆了起来。小河墓地代表性的带桨船棺,棺上盖着牛皮。图片来自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李文瑛

其中有一座墓非常坚韧,保存得非常好,墓主去世的时候还带着微笑,这就是中外闻名的“小河公主”。

学术上,“小河公主”被标记为M11女性墓主。伊弟利斯·阿不都热苏勒曾如此描述这位女性:卵圆型的面庞、披肩栗色长发、小巧的鼻梁、丰厚的嘴唇,如同熟睡一般。这些年,这具女尸和小河墓地的一批重要文物在国内多个城市以及日本、欧美巡展,引起轰动,媒体和公众出于对其美丽容貌的赞美,称其“小河公主”。

在小河干尸的面部、身体上普遍均匀地涂有一层乳白色浆状物质,是用于防腐还是有其它用意,尚待科学鉴定。小河墓地M11号墓葬中一个自然保存的女性干尸。图片来自新疆文物考古研究所李文瑛

从考古的角度看,小河干尸中“西方元素”的起源,一直是全球学术界的焦点,学者们也提出了多种假设。论文中罗列了包括颜那亚人/阿凡纳谢沃人(Yamnaya/Afanasievo)草原假说、绿洲假说和亚洲内陆山脉走廊(IAMC)岛屿生物地理学假说。

第一种假说认为,阿尔泰-萨扬山脉中与阿凡纳谢沃人相关的青铜时代早期种群通过准噶尔盆地传播到塔里木盆地,随后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建立了农业畜牧群落。

第二种假说认为,塔里木盆地最初由从阿富汗、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的沙漠绿洲农民(BMAC)迁移而来,对这一假设的支持很大程度上是基于这两个地区的农业和灌溉系统的相似性,反映了对沙漠环境的适应,以及这两个地区仪式上使用麻黄的证据。

IAMC岛屿生物地理学假说则假设了小河最初人口来自中亚山区。

作者们在论文中指出,最近的考古基因组研究表明,西伯利亚南部的青铜时代的阿凡纳谢沃人和IAMC/BMAC群体具有可区分的遗传特征,这些特征也不同于亚洲内陆的农业畜牧前狩猎-采集群体。

对新疆青铜时代人口的考古基因组研究,为重建准噶尔盆地和塔里木盆地的人口历史和青铜时代小河区域的起源提供了有力的途径。

基因上是独立的,

但文化上是世界性的

为了更好地理解塔里木盆地干尸的起源和早期人口,研究团队作者分析了在新疆发现的18具干尸的DNA:13具来自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小河文化,可追溯至青铜时代中期(公元前大约2100-1700年),5具来自新疆北部准噶尔盆地,可追溯至青铜时代早期(公元前3000-2800年)。

他们还检测了7具塔里木盆地干尸牙齿上矿化斑块中的蛋白质,以重建他们的饮食。这项研究中新疆青铜器时代考古遗址概况。

令人惊讶的是,研究团队发现他们的分析结果并不符合上述三种假说。塔里木盆地的干尸根本不是外来者,而是曾经广泛分布的更新世群体的直系后代,这些群体在上个冰河世纪末期基本消失了。这一群体被称为古北欧亚人(ANE),在当今人口的基因组中只存活了一小部分,西伯利亚和美洲的土著人口拥有已知的最高比例,约为40%。

研究认为,与今天的人群相比,塔里木盆地的干尸没有显示出与任何其他全新世群体混合的证据,而是形成了以前未知的基因隔离,在定居塔里木盆地之前可能经历了一个极端和长期的基因瓶颈。

“为了更好地了解欧亚大陆内部的遗传历史,考古学家长期以来一直在寻找全新世ANE族,我们在最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了一个,”研究通讯作者之一、首尔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Choongwon Jeong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与塔里木盆地不同的是,相邻的准噶尔盆地最早的居民不仅是当地居民的后代,也是西方草原牧民的后代,即阿凡纳谢沃人(Afanasievo),这是一个与早期青铜时代的颜那亚人(Yamanya)有着强烈遗传联系的游牧群体。研究团队认为,这些发现也增加了我们对颜那亚人祖先向东传播的理解,以及当他们第一次遇到亚洲内部的人口时发生基因混合的场景。

研究同时强调,虽然塔里木盆地的群体在基因上是隔离独立的,但他们在文化上并非如此。对他们牙石的蛋白质组学分析证实,牛、绵羊和山羊的牧场已经被当时的人口所实践,他们也很清楚周围不同的文化、烹饪方法和技术。

“尽管在基因上是孤立的,但塔里木盆地的青铜时代的人们在文化上是非常国际化的——他们以西亚的小麦和奶制品、东亚的小米和中亚的麻黄等药用植物为食。”该研究的通讯作者之一、哈佛大学人类学教授、MPI-EVA研究小组负责人Christina Warinner博士说。

论文中提到,综合考虑这些发现可以推测,小河文化当时的创始人口非常好地意识到了塔里木盆地之外的不同的技术和文化,他们发展了独特的文化。

“重建塔里木盆地干尸的起源对我们对该地区的理解产生了变革性的影响,我们将继续研究其他时代的古代人类基因组,以更深入地了解欧亚大草原上的人类迁移历史。”该研究另一通讯作者、吉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崔银秋补充道。

Dupuy在新闻与观点文章的最后也写道,南疆和北疆这两个截然不同的故事表明,即使是对古代DNA最全面的分析,也无法完全揭示有助于考古的文化实践和选择。她认为这项最新的研究对塔里木盆地独特而国际化的小河文化以及准噶尔盆地人口的描述,为先前的观点提供了一个例子,即文化思想和新技术在亚洲内部流动,并进行各种迭代。

阿富汗文物巡展

王灏

王灏,山东曲阜人,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艺术家、评论家、策展人。现为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国际艺术交流院《艺述中国》执行主编,华人团体“东京新画派”艺术总监,东岭艺术品有限公司CEO,黄山美术社(中国)总经理。

1982年生于山东曲阜,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系。书法自幼师从著名书法家,古体诗人,李华亭先生(李华亭先生为金石书画大师朱复戡先生弟子)涉猎古今,几乎临习了古往今来的所有书法碑帖,并有所创新,开创里其独有的现成品书法形态,得到众多批评家的高度认可,著名批评家王小箭先生曾评价其书法作品为“年轻人里面最好的”,作品被广泛收藏。2006年曾为“第十七届全国书市”题写会名,成为历届书市会名年龄最小的题写者。

中文名:王灏

外文名:BrooksWong

国籍: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汉族

出生地:山东省曲阜市

出生日期:1982年4月28日

职业:艺术家、评论家、策展人

毕业院校:四川美术学院

信仰:正义、善良、勇气

主要成就:501艺术基推广策划人

为第十七届全国书市题写会名

设计第十七届全国书市海报

入围2008世界新闻摄影大赛

指导设计世博茶包装

总策划贵州省茶产业营销战略

举办“王灏说”系列讲座

蓝光集团及《蓝筹地产》管理工作

担任《艺述中国》主编

引进阿富汗国家博物馆珍宝展、尾田荣一郎监修《航海王》中国巡展

代表作品:《王灏看世界》《漫长之路》《一个时代的面孔》《现代生活片段》

个人简介

王灏出生于书香家庭,自幼学习中国书法、工笔画和古诗文,在少年时代拜著名书法家李华亭先生为师系统学习中国书法和传统文化,在此期间,王灏进行了从楷书、篆书、隶属、行书到草书的全面学习。

王灏的画,功底扎实,而且在当代语境之下也不失其时代性,擅长人物绘画,尤其是对现代人对灵魂进行深刻对表达,创作了大量的现代人肖像作品,并深刻的表达了他们的心灵世界,因其深厚的文学功底和心理学修养,使其作品并不是简单停留在肖像上。更像是对时代众生心灵等追问。王灏的画曾多次参与各种展览并获奖,其画作《漫长之路》2004年曾入围第十届全国美展。

作为80后里面多才多艺代表,他的摄影作品也屡次获得国内国际的大奖,代表作为《现代生活片段》和《寻找纯净的天空——色达影像记事》,作品《现代生活片段》曾先后入围《中国摄影家精品大典》和2007年世界新闻摄影大奖赛。王灏的摄影作品视角独特而深刻,镜头总在与被拍摄对象的心灵对话,深刻挖掘出了被摄者的心灵和精神状态,作为一个勤奋的摄影家,曾拍摄了十数万张优秀的摄影作品,也为许多著名艺术家拍摄过肖像,他为著名当代艺术家、理论家、两江学者张强教授拍摄的肖像被用在其作品集上,也被批评家王小箭评价“拍出了当代艺术家英雄的形象”。

个人经历

2001年被四川美术学院中国画专业录取,12年与著名批评家王小箭结识,在王小箭教授的指导之下开始了西方哲学、美学、心理学等方面的学习。

读书期间为筹集学费在重庆市印刷包装技校(高职)担任色彩学教师两年,英语教师一年。

2004年与同学李文秀合作《漫长之路》参加第十届全国美展。

大学读书后期开始为香港电影美术指导、著名广告人黄志杰撰写电影故事大纲、画分镜头脚本。

2005-2010年从事广告行业,并在期间担任《蓝筹地产》杂志社副总经理、副总编。

2009年为贵州省农业厅担任茶叶产业品牌顾问并主导策划茶产业发展计划

2009年担任上海世博会“世博茶”指导、策划

2010-2011年担任四川蓝光集团品牌总监。

2012年起曾在中国食品烘焙行业推出了“王灏说品牌”的系列课程

2013年,推出大型访谈节目《王灏访谈录》

2013-2015年创作一系列“自拍“主题的油画作品

2015年担任华人艺术家团体“东京新画派”艺术总监,并于当年10月18号在中国美术馆总策划了大型国际艺术展“梦从东方来”。

2016年开始担任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国际艺术交流院《艺述中国》丛刊的执行主编

2016年2月份担任黄山美术社中国公司的总经理,并和陈建中先生一起创办重庆东岭艺术品有限公司,开展国际文化艺术交流展览相关事业

2016年10月18日,所参与合作的“汉字三千年”大型中国文物国际巡展在东京富士美术馆开幕。

2017年8月20日,由陈建中先生和王灏联合策划的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藏珍宝展首站在敦煌研究院举办,分站名称为“丝路秘宝”

2018年2月1日,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藏珍宝展在成都博物馆举行中国巡展第二站,展览名称为“文明的回响”。王灏陪同阿富汗驻中国公使衔参赞卡西米先生出席了展览开幕式。

2018年5月25日,阿富汗国家博物馆馆藏珍宝展中国巡展在郑州博物馆举行中国巡展第三站,展览名称为“阿富汗国家宝藏”。

主要成就

为“第十七届全国书市”题写会名

策划501艺术基地

为贵州省茶产业发展做策划

策划并指导设计了“世博茶”

绘画作品《漫长之路》入围第十届全国美展

摄影作品《现代生活片段》入选《中国当代摄影家精品大典》、入围2007年世界新闻摄影大奖赛

《蓝筹地产》杂志执行副总编

主持《王灏访谈录》、《王灏大百科》

中国文物展览

1、人面鱼纹陶盆

此彩陶盆呈红色,口沿处绘间断黑彩带,内壁以黑彩绘出两组对称人面鱼纹。人面呈圆形,头顶有似发髻的尖状物和鱼鳍形装饰。

前额右半部涂黑,左半部为黑色半弧形。眼睛细而平直,似闭目状。鼻梁挺直,成倒立的“T”字形。嘴巴左右两侧分置一条变形鱼纹,鱼头与人嘴外廓重合,似乎是口内同时衔着两条大鱼。2、大盂鼎

大盂鼎系清道光初年出土于陕西郿县礼村,先后为当地乡绅郭氏、县令周广盛以及左宗棠、潘祖荫等所有,1951年潘氏后人潘达于女士将其捐赠予上海博物馆,1959年入藏中国历史博物馆(今中国国家博物馆)。

而另一尊同为盂所铸之鼎,形制略小,习称“小盂鼎”,器上铭文涉及西周与鬼方之间的战事,但此器在辗转收藏的过程中已不见踪迹,仅于著录中保存铭文拓本。

3、三星塔拉玉龙

玉龙由墨绿色的岫岩玉雕琢而成,周身光洁,头部长吻修目,鬣鬃飞扬,躯体卷曲若钩。造型生动,雕琢精美,有“中华第一龙”的美誉。

新石器时代很多遗址中都发现有类似龙形的遗存,或为蚌塑,或为彩绘,或为雕塑。关于龙的原型,研究者们提出过各种假说,如蛇、鳄鱼、蜥蜴、鱼、鲵、马、牛、猪、鹿、熊、虎、蚕、蛴螬、松树、云、闪电等等。

4、鹳鱼石斧图彩陶缸

鹳鱼石斧图彩陶缸外表呈红色,作直壁平底圆筒状。陶缸外壁有彩绘一幅。画面左侧为一只站立的白鹳,通身洁白,圆眼、长嘴、昂首挺立。鹳嘴上衔着一条大鱼,也全身涂白,并用黑线条清晰描绘出鱼身的轮廓。

画面右侧竖立一柄石斧,斧身穿孔、柄部有编织物缠绕并刻划符号等。白鹳的眼睛很大,目光炯炯有神,鹳身微微后仰,头颈高扬。鱼眼则画得很小,身体僵直,鱼鳍低垂,毫无挣扎反抗之势,与白鹳在神态上形成强烈的反差。

5、子龙鼎

子龙鼎,因器内壁近口缘处铸有铭文“子龙”而得名。此器厚立耳,微外撇,外侧饰两周凹弦纹,折沿宽缘,腹部横向宽大,微下垂,下承三蹄足。器颈部以云雷纹为地,周饰2类6组浮雕式饕餮纹,足上端饰高浮雕式饕餮纹,下衬三周凸弦纹。

参考资料来源:百度百科-中国国家博物馆

中国文物精华展

期刊来讲都有不同的侧重点,看你侧重那方面《收藏家》杂志是北京市文物局主管,收藏家杂志社编辑出版的收藏类专业核心期刊。延请国内最著名的文物鉴定专家和收藏界知名人士组成编委会,1993年创刊以来,曾荣获“首届国家期刊奖”,第二届“百种全国重点社科期刊”和“高知名度、高学术水平”的双高奖。以其深湛的学术品位、高度的权威性和美轮美奂的图版印制,赢得了海内外收藏家、文博艺术界研究人员及广大收藏爱好者的青睐。本刊刊载古今中外收藏界趣闻轶事,评介、推介国家馆藏和民间珍藏的文物、书画艺术精品,介绍各类藏品鉴赏、珍藏等方面的专业知识,及时报道国内外收藏界与艺术市场的最新资讯。设有:最新报道、博物精华、赏玩手札、真伪辨微、公私秘藏、知津问津、百科长廊、拍品点评、艺术市场、国宝巡礼以及拍前预览、拍后综述等栏目。杂志简介:《文物天地》是老牌杂志,也是本"新"杂志。"老"是指《文物天地》创刊20多年,在文博界有着广泛的影响力;"新"是《文物天地》的重新定位:立足文博界,面向全社会的文物艺术品收藏者。《文物天地》以宣传贯彻国家文物方针政策为宗旨,传承历史文化,倡导收藏文明,积极引导民间收藏和艺术品投资的健康发展。依托中国文物报社的渠道、专家作者队伍,《文物天地》的内容具有文物博物馆、收藏、拍卖行业权威水准,给读者提供好读(文字生动)好看(图片精美)、可信可靠的文本,和最新最快最受业界关注的信息。全刊分为关 注、人物、鉴赏、考古、收藏、市场、资讯七大版块,以内容"新"、表述"新"和视觉"新"来多层次多视角地反映文物艺术品收藏事业。中国文物报社在文博行业中占据十分重要的位置,有着行业尖兵的模范作用,尤其是《文物天地》杂志在收藏、拍卖界有很高的知名度,发行量在几万册,随着收藏、拍卖、投资行业的不断升温,发行量继续呈现上升趋势,现已拥有为数众多的读者群,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收藏》 最偏向收藏大众的一本收藏类杂志。3次入围国家期刊奖的权威期刊。追求大众化、面向低端收藏群体是《收藏》的根本特色。强调收藏文化,普及鉴藏知识,门类繁杂众多,对瓷器、书画、钱币、邮票关注较多。《收藏家》 最讲究学术水平的一本收藏类杂志。国家高知名度、高学术水平期刊。突出大型文物展览报道,偏重古董与书画鉴藏,品位非凡是其最大特色。《收藏界》 最爱搞评选活动的一本收藏类杂志。中国收藏界年度评选创建机构。“主编视线”敢于讲真话,打起假来毫不含糊。侧重瓷器杂玩,关注当代收藏。年度事件和人物评选轰轰烈烈。《鉴宝》 最关注收藏文化的一本收藏类杂志。依托央视《鉴宝》节目,致力于“让中国传统文化回归”,让更多的人珍视传统,热爱收藏是该杂志的追求和理念。集鉴藏知识与市场报道于一身。《艺术市场》 离市场前沿最近的一本收藏类杂志。文化部主管国家级艺术类核心期刊。突出市场,侧重拍卖,关注行情,投资指导性强。具有高度的新闻敏感性,专题策划能力强,“讨论区”经常探讨热点话题。《文物天地》 最有媒体公信力的一本收藏类杂志。国家文物局主管的权威期刊。202期的老杂志,2004年改版,由文物转向市场。敢于对国内艺术品市场弊端加以抨击,并就敏感话题展开学术争论。每期的“关注”栏目是一大看点。《艺术与投资》 最关注当代艺术的一本收藏类杂志。由杭州迁至北京798,突出当代艺术,关注画廊业动态。书画辨真识伪办得有声有色,对收藏爱好者大有裨益。《艺术财经》 最追求财经气息的一本投资收藏杂志。地处望京,倚靠中央美院师生资源。强调财经、学术,突出市场分析,侧重行情盘点和未来趋势研判是该杂志的一大特色。《艺术新闻》 最具海内外视角的一本收藏类杂志。突出新闻资讯,重点报道内地、港、台三地和苏富比、佳士得拍卖的最新动态。信息量大、专题深,侧重古董与当代艺术、新闻与艺术二者兼得。《artvip艺术发现》 中国印量(每期20万册)最大的一本艺术品收藏投资理财直投杂志。在全国一、二线机场书店直投,面向中高端收入群体和银行理财客户。以“艺术投资,价值发现者”为办刊宗旨,突出艺术品投资、理财和交易。

关于阿富汗文物中国巡展的问题分享到这里就结束啦,希望可以解决您的问题哈!